王中王中特马三国时期孙吴将领)
ʱ䣺 2019-11-21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徐盛(生卒年不详),字文向,琅邪莒县(今山东省莒县)人,三国时吴国名将。早年徐盛抗击黄祖,因功升为中郎将。在濡须浴血奋战。刘备伐吴时,徐盛跟随陆逊攻下蜀军多处屯营;曹休伐吴时,徐盛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以少抗多,成功防御。因前后战功,徐盛先后升任建武将军、安东将军,任庐江太守。后来,曹丕大举攻吴,吴国依徐盛的建议在建业外围筑上围墙,曹丕中疑城之计而退走。黄武年间,徐盛病逝。

  徐盛年轻时,由于遭遇战乱,从家乡莒县迁居到吴县(今江苏苏州),以勇气而闻名。吴侯孙策去世后,弟弟孙权继承其位,任用徐盛为别部司马,率军五百人守柴桑(今江西九江西南),并

  黄祖的儿子黄射曾经率领数千人南下柴桑,攻击徐盛。徐盛以不到二百人的兵力抵抗,杀伤黄射的部队千余人。其后开门主动出战,大败黄射,黄射被击退后再也不敢前来侵犯。

  后来孙权加徐盛为校尉芜湖(今属安徽)县令,又因为徐盛讨伐临城南阿(今安徽青阳南)一带的山贼有功,加徐盛为中郎将,督校兵。

  合肥。当时东吴军队刚到达战场,并在合肥城外扎营立寨。次日,天色刚亮,魏将张辽率800人从城中出战,发起突袭。孙权的将士们没有防备,陈武奋战而死,徐盛负伤遗失了自己的长矛,徐盛和宋谦的部队出现逃兵情况。张辽一直突击到东吴的中军大旗。这时潘璋和贺齐作为后续部队从后方赶来救援,潘璋便驰马上前,斩杀徐盛、宋谦军中的两名逃兵。原本往后逃跑的士兵被潘璋的严惩手段震慑,全部人皆返还战场力战。而贺齐率领中部兵马拒击张辽的军队,并拾回了徐盛因负伤而遗失的长矛。

  公元217年(建安二十二年),曹操出兵濡须口(今安徽无为东南),徐盛跟随孙权一同迎击。当时魏军无法攻克濡须口的濡须坞,于是改走历阳陆路尝试大举转攻横江(并没有攻破横江),徐盛与东吴诸将前往迎战。不料突然遭遇大风,吴军的蒙冲战船被吹到敌军岸边,东吴诸将心中恐惧,没有人敢出战,只有徐盛单独率领士兵上岸砍杀敌人,敌军被徐盛吓破而溃逃,死伤甚大。风停后,徐盛率军返回。孙权非常看重徐盛在此战中立下重大功劳,史载“权大壮之”。

  公元221年(魏黄初二年),孙权以诸侯身份向曹魏称藩属,曹魏派邢贞前往东吴,拜孙权为诸侯王吴王。孙权出都亭等候邢贞,邢贞脸上露出骄横跋扈的神情。吴臣张昭见状大怒,徐盛也十分气愤,对身边的同僚们说:“我们不能奋身出命,为国家吞并许昌、洛阳、巴蜀,反而让主君和这个邢贞进行结盟事宜,简直不能忍受这样的耻辱!”说着,不禁泪流满面。邢贞听说后,对随行人员说道:“江东有这样的将相,恐怕不会久居人下啊!”

  后来,徐盛被加为建武将军,封都亭侯,领庐江(治今安徽潜山太守,又得到临城县作为赏赐的奉邑。

  公元222年(魏黄初三年),刘备率军来到西陵(今湖北夷陵),徐盛攻取了刘备的多处营寨,立下功绩,大破刘备于夷陵。

  同年秋季九月,魏将曹休督领张辽、臧霸等五州二十余军,出兵洞口(今属江苏)。

  公元224年(吴黄武三年),魏文帝曹丕率领大军南征,企图渡过长江。徐盛献计在建业吴国都城,今江苏南京)周边百里筑起围栏,制造篱笆,围栏上设下假楼稻草人,在江面设置浮船。诸将认为这样做没什么意义,但徐盛坚持己见,孙权采纳徐盛,百里伪长城一夜建成。曹丕大军到达广陵(今江苏扬州),看到绵延数百里的围栏,心中惊愕,曹丕感叹:“虽然魏有千群骑兵,但也没有用途”

  《徐州先贤赞》:“以敦直、勇气闻。魏王出濡须,孙权每选出战者,盛常在前。”

  孙元晏:欲把江山鼎足分,邢真衔册到江南。当时将相谁堪重,徐盛将军最不甘。

  章如愚:如程普、黄盖甘宁、徐盛、潘璋朱然朱桓贺齐凌统全琮吕范,皆智足以御众,勇足以却敌,未有不为守令之职者。

  李贽:诸葛瑾、赵咨、顾雍、徐盛各各可用,独有张昭、孙权并诸人都不长进耳。

  刘咸炘程普最长,黄、韩从坚,蒋、周、陈、2019年12月大学英语六级翻译练。董从策,甘、凌、潘、徐则权所用也,丁奉行辈最后。

  。在曹丕224年伐吴,徐盛与丁奉一起率军迎敌,偃旗息鼓地在广陵城内设芦苇草人,装作布满士兵的空城。曹丕在龙舟上闻曹真回报城里没有一人,认为是诡计打算下舟查探,但心里拿不定注意询问刘晔,但刘晔也跟曹丕一样看法。当夜,曹丕军举起火把,灯火通明,反而江南没有半点光。曹丕认为是诡计便撤退,而淮河布满事先浸满鱼油的芦苇,徐盛把芦苇点燃,大火连横。

  东吴帐下虽然没有蜀国关羽、张飞这样的万人敌,却也有着自己的虎将,那就是江表十二虎臣。这些将军为孙家政权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。他们虽然名字并列,但是出现年代却迥异。年纪最轻的丁奉出现在后三国时代,而最为年长的程普、黄盖却是孙坚的旧部。而在中三国时代,吴国最出名的虎臣非徐盛莫属。

  《三国志·张辽传》:於是辽夜募敢从之士,得八百人,椎牛飨将士,明日大战。平旦,辽被甲持戟,先登陷陈,杀数十人,斩二将,大呼自名,冲垒入,至权麾下。权大惊,众不知所为,走登高冢,以长戟自守。辽叱权下战,权不敢动,望见辽所将众少,乃聚围辽数重。辽左右麾围,直前急击,围开,辽将麾下数十人得出,馀众号呼曰:“将军弃我乎!”辽复还突围,拔出馀众。权人马皆披靡,无敢当者。自旦战至日中,吴人夺气,还修守备,众心乃安,诸将咸服。权守合肥十馀日,城不可拔,乃引退。辽率诸军追击,几复获权。太祖大壮辽,拜征东将军。

  《三国志》:曹公出濡须,从权御之。魏尝大出横江,盛与诸将俱赴讨。时乘蒙冲,900余只澳洲种羊乘专机来宁夏安家!身价遇迅风,船落敌岸下,诸将恐惧,未有出者,盛独将兵,上突斫敌,敌披退走,有所伤杀,风止便还,权大壮之。

  《三国志》:徐盛字文向,琅邪莒人也。遭乱,客居吴,以勇气闻。孙权统事,以为别部司马,授兵五百人,守柴桑长,拒黄祖。祖子射,尝率数千人下攻盛。盛时吏士不满二百,与相拒击,伤射吏士千馀人。已乃开门出战,大破之。射遂绝迹不复为寇。权以为校尉、芜湖令。复讨临城南阿山贼有功,徙中郎将,督校兵。

  《三国志·潘璋传》:合肥之役,张辽奄至,诸将不备,陈武斗死,宋谦、徐盛皆披走,璋身次在后,便驰进,横马斩谦、盛兵走者二人,兵皆还战。

  《三国志·贺齐传》:二十年,从权征合肥。时城中出战,徐盛被创失矛,齐中兵拒击,得盛所失。

  津北唯有5支东吴私兵:(《吴主传》:彻军还。兵皆就路,权与凌统、甘宁等在津北为魏将张辽所袭)、(《吕蒙传》:既彻兵,为张辽等所袭)、(《蒋钦传》:魏将张辽袭权于津北)、(《凌统传》:时权彻军,前部已发。魏将张辽等奄至津北)、(《甘宁传》:军旅皆已引出,唯车下虎士千馀人,并吕蒙、蒋钦、凌统及宁,从权逍遥津北)

  《三国志·贺齐传》裴松之注引《江表传》(《江表传》是虞溥所著):权征合肥还,为张辽所掩袭于津北,几至危殆。齐时率三千兵在津南迎权。

  《三国志》:及权为魏称藩,魏使邢贞拜权为吴王。权出都亭候贞,贞有骄色,张昭既怒,而盛忿愤,顾谓同列曰:“盛等不能奋身出命,为国家并许洛,吞巴蜀,而令吾君与贞盟,不亦辱乎!”因涕泣横流。贞闻之,谓其旅曰:“江东将相如此,非久下人者也。”

  《三国志》:后迁建武将军,封都亭侯,领庐江太守,赐临城县为奉邑。刘备次西陵,盛攻取诸屯,所向有功。

  《三国志·陆逊传》:又备既住白帝,徐盛、潘璋、宋谦等各竞表言备必可禽,乞复攻之。

  《三国志·吕范传》:曹休、张辽、臧霸等来伐。范督徐盛、全琮、孙韶等,以舟师拒休等于洞口。

  《三国志·曹休传》:帝征孙权,以休为征东大将军,假黄钺,督张辽等及诸州郡二十馀军,击权大将吕范等於洞浦。

  《三国志·吕范传》:范督徐盛、全琮、孙韶等,以舟师拒休等于洞口。迁前将军,假节,改封南昌侯。时遭大风,船人覆溺,死者数千。

  《三国志·王凌传》:与张辽等至广陵讨孙权。临江,夜大风,吴将吕范等船漂至北岸。凌与诸将逆击,捕斩首虏,获舟船。

  《三国志·吴主传》:冬十一月,大风,范等兵溺死者数千,馀军还江南。曹休使臧霸以轻船五百、敢死万人袭攻徐陵,烧攻城车,杀略数千人。将军全琮、徐盛追斩魏将尹卢,杀获数百。

  《三国志·全琮传》黄初元年,魏以舟军大出洞口,权使吕范督诸将拒之,军营相望。敌数以轻船钞击,琮常带甲仗兵,伺候不休。顷之,敌数千人出江中,琮击破之,枭其将军尹卢。迁琮绥南将军,进封钱唐侯。四年,假节领九江太守。

  《三国志·蒋济传》:黄初三年,与大司马曹仁征吴,济别袭羡谿。仁欲攻濡须洲中,济曰:贼据西岸,列船上流,而兵入洲中,是为自内地狱,危亡之道也。仁不从,果败。

  《三国志·潘璋传》:魏将夏侯尚等围南郡,分前部三万人作浮桥,渡百里洲上,诸葛瑾、杨粲并会兵赴救,未知所出,而魏兵日渡不绝。璋曰:“魏势始盛,江水又浅,未可与战。”便将所领,到魏上流五十里,伐苇数百万束,缚作大筏,欲顺流放火,烧败浮桥。作筏适毕,伺水长当下,尚便引退。

  《三国志·朱然传》:魏遣曹真、夏侯尚、张郃等攻江陵……尚等不能克,乃彻攻退还。

  《建康实录》:十八年,权自与操相持于濡须。操使将军常雕等以兵五千,乘油船,夜人中洲。权使将军严圭、朱桓等率水军击破之,枭其将诸葛虎,并首虏三千人而还。权数挑战,操坚守不出。

  《建康实录》:仁使子泰来攻,自将万人留为后拒。桓分步兵当仁身自拒,破泰,斩数千级。仁退,诸军乘胜破曹休、张辽等,魏引退。

  《三国志·吴主传》:曹仁遣将军常雕等,以兵五千,乘油船,晨渡濡须中州。仁子泰因引军急攻朱桓,桓兵拒之,遣将军严圭等击破雕等。是月,魏军皆退。

  《三国志·朱桓传》:仁果遣其子泰攻濡须城,分遣将军常雕督诸葛虔、王双等,乘油船别袭中洲。中洲者,部曲妻子所在也。仁自将万人留橐皋,复为泰等后拒。桓部兵将攻取油船,或别击雕等,桓等身自拒泰,烧营而退,遂枭雕,生虏双。

  《三国志》:曹休出洞口,盛与吕范、全琮渡江拒守。遭大风,船人多丧,盛收馀兵,与休夹江。休使兵将就船攻盛,盛以少御多,敌不能克,各引军退。迁安东将军,封芜湖侯。

  《资治通鉴》:八月,为水军,亲御龙舟,循蔡、颖,浮淮如寿春。王中王中特马, 九月,至广陵。吴安东将军徐盛建计,植木衣苇,为疑城假楼,自石头至于江乘,联绵相接数百里, 一夕而成;又大浮舟舰于江。时江水盛长,帝临望,叹曰:「魏虽有武骑千群,无所用之,未可图也。」帝御龙舟,会暴风漂荡,几至覆没。

  《三国志·吴主传》裴松之注引《晋纪》:魏文帝之在广陵、吴人大骇、乃临江为疑城、自石头至于江剩、车以木桢、衣以苇席、加采饰焉、一夕而成。魏人自江西望、甚惮之、遂退军。

  《三国志·吴主传》:九月,魏文帝出广陵,望大江,曰“彼有人焉,未可图也”,乃还。

  《三国志》:后魏文帝大出,有渡江之志,盛建计从建业筑围,作薄落,围上设假楼,江中浮船。诸将以为无益,盛不听,固立之。文帝到广陵,望围愕然,弥漫数百里,而江水盛长,便引军退。诸将乃伏。黄武中卒。子楷,袭爵领兵。

  《江表传》:权谓钦曰:“盛前白卿,卿今举盛,欲慕祁奚邪?”钦对曰:“臣闻公举不挟私怨,盛忠而勤强,有胆略器用,好万人督也。今大事未定,臣当助国求才,岂敢挟私恨以蔽贤乎!”权嘉之。